首頁>新聞爆料 > 正文

押金難退頻現共享單車迎"洗牌潮" 酷騎長沙維權群已有上百人

2017-11-03 15:43:23 來源:廣元在線
分享到:

 押金難退頻現,共享單車迎“洗牌潮”

酷騎長沙維權群已有上百人 律師:可抱團訴訟 專家:押金監管勢在必行

 

年初進駐長沙的酷騎單車,近期出現押金難退問題,有用戶申請兩月仍無果。

一路高歌猛進的共享單車,如今迎來了轉折點。

繼今年夏天悟空單車、3Vbike相繼宣布退出市場后,9月份,酷騎單車的運營團隊集體解散,出現了全國性用戶難以退還押金的情況。

三湘都市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長沙已有上百人加入酷騎單車長沙退押金維權QQ群,而在青島、西安等多個城市,也都有類似的維權交流群。同時,進駐株洲不久的小鳴單車也出現了押金難退的情況,引發大量市民投訴。

專家指出,共享單車“洗牌潮”來臨,對押金的監管勢在必行。

■記者 潘顯璇

調查1 酷騎單車

【用戶】 押金退還難,申請兩月無果

2016年底,ofo小黃車與永安行兩大共享單車品牌率先進駐長沙市場,拉開了共享單車“長沙戰場”的序幕。隨后,酷騎單車緊隨ofo與永安行,于2017年年初進駐長沙。

“每小時只需要0.3元,而且前10次騎行都是免費的,比較劃算。”長沙市民陳先生回憶,因為酷騎單車在價格上有優勢,車子非常輕便好騎,今年2月份,他便下載了APP并注冊,繳納了298元押金。

隨著長沙的共享單車越來越多,推廣初期基本上都是免費騎行,出于方便考慮,陳先生下載了多個共享單車APP。由于摩拜單車和ofo小黃車在單車數量上具有絕對優勢,陳先生平時大多是騎行摩拜單車和ofo小黃車,但也保留了酷騎單車的APP,沒有申請退款。

“9月初,我突然在網上看到酷騎單車出現難以退還押金的情況,于是趕緊申請退款,但到現在2個月了都沒有下文。”陳先生很是氣憤。記者看到,陳先生提出退還押金的申請后,每天的進程表都顯示為“金額核實中,請耐心等待”。

11月2日,三湘都市報記者加入了酷騎單車長沙退押金維權QQ群,群成員已有上百人,不少網友都在群里傾訴自己的遭遇,申請退款一兩個月未拿到押金的用戶不在少數。記者搜索發現,在西安、青島、福州等多個城市,酷騎單車的用戶都組建了類似的維權群,維權的市民少則數十人,多則近500人。

【亂象】 退款要去北京總部,催生有償代辦黃牛黨

記者梳理發現,在8月份,酷騎單車就出現了“退押金遲緩”的情況,酷騎單車曾在8月26日通過官方微博解釋,稱這是短時間內集中上線紅包車、月卡、年卡、電子圍欄等一批新功能導致的“系統出現不穩定”,并調集了技術、客服部門進行處理。

然而,事情并沒有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之后,酷騎單車押金一直延遲無法退還,客服電話也無法接通,長沙、西安等各個城市的運營團隊也被爆出解散。記者查詢到,酷騎單車長沙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于9月23日停止了更新,酷騎單車總部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于9月29日停止更新。

據北京的媒體報道,9月下旬,大量市民在酷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樓下排隊退押金。同時,公司發布公告,用戶可以來北京總部排隊現場辦理退款,前去現場辦理的用戶也確實拿到了退款。不過,對不在北京的用戶來說,退款卻成了難題。

記者在長沙維權群里發現,酷騎單車退款難還催生了有償退還押金的黃牛黨。“現在都是要求本人去酷騎北京總部排隊才能辦理退款,但有人在群里發廣告,收取100元代辦費用就可以退到押金,有人在群里回應確實成功拿到了退款,抱著挽回一點損失的想法,我就嘗試了。”長沙的劉先生告訴記者,他在APP上申請退還押金已有一個月,一直沒下文,交了100元代辦費后,當天退款就到賬了。“我覺得很可能是酷騎公司的員工在利用這種辦法斂財,或者這是酷騎公司為了給用戶少退押金采取的辦法。”

記者在網上查詢發現,酷騎單車押金難退催生黃牛黨的情況在多個城市都有出現,有記者還親自交錢進行了測試,確實很快就實現異地退還押金。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記者多次致電酷騎單車的客服電話,但都無法打通。

維權交流群里,不少人也提醒,選擇黃牛黨代辦一定要謹慎,“騙子太多了,不要通過微信提前給錢,以免被騙,通過咸魚來交易相對安全些。”

調查2 小鳴單車

【用戶】 申請退款一月才拿到押金

在湖南,出現押金退還難情況的共享單車不止酷騎一家。

今年7月底,小鳴單車進駐株洲市,成為當地唯一一家無樁共享單車品牌,吸引了不少市民體驗,顏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在網上看到小鳴單車出現押金難以退還的投訴后,10月2日,顏先生通過APP提交了退還押金的申請,系統提示1-7個工作日會到款到位,但事實卻是,直到10月31日,顏先生才收到199元的押金。

“期間,我隔三差五就撥打小鳴單車的客服電話,電話很難打通,得排隊候著,即便通了,客服人員也不給出退還的具體日期,只是說在處理了,要你等。”顏先生回憶,小鳴單車總部在廣州,無可奈何之下他還撥打了廣州的12345政府服務熱線進行投訴。

“為了退還押金這件事,我電話費都花了幾十塊錢。”顏先生表示,押金雖然不多,最終也順利拿到了,但卻讓他完全失去了對小鳴單車的信任,“以后再也不會騎了”。

顏先生還透露,他算是比較幸運的,身邊好幾個朋友申請退還押金一個多月了,現在都還沒拿到押金。記者搜索發現,網上已經出現了多個小鳴單車退還押金的維權交流群。

【官方】 技術原因導致押金難退

小鳴單車到底出了什么問題,押金難退的情況如何處理?

11月2日,記者多次致電小鳴單車株洲城市經理江嘉榮,但對方一直未接電話,給其發信息也未有回復。而撥打APP里的400客服電話,也一直無法接通。

記者了解到,針對小鳴單車押金難退還的情況,近幾天省內多家媒體都有聯系江嘉榮進行采訪,均遭遇采訪難的情況,“根本不接電話,發了采訪信息過去,一兩天之后才收到回應”。

在10月底對媒體的回復中,江嘉榮解釋稱,近期確實因技術原因導致押金難退的情況出現,可能是因為部分用戶最初支付押金的賬號異常,已經在積極處理。目前提倡的退款通道是微博的“押金退款綠色通道”,填寫提交微博微信昵稱、所在城市、手機號碼等信息后,會有客服盡快處理。

至于客服難以接通的情況,江嘉榮表示,目前小鳴單車客服只有200人,但同一時段面臨的咨詢可能達到上萬次,所以很多時候不能及時回復用戶。如果用戶想要咨詢問題,仍舊可以選擇在APP或者微博上留言,客服會稍晚答復。

鏈接

小鳴單車被多地消委約談

11月1日,廣東省消委會發布了今年第三季度的消費者投訴情況,共享單車退押金問題因投訴集中、影響面廣,成為第三季度維權焦點。數據顯示,廣東省消委會接到消費者對共享單車的投訴401件,其中尤以小鳴單車居多。投訴的主要問題是企業未在承諾時間(1-7個工作日)退回押金,有的拖延時間甚至長達數月,并且消費者無法從企業提供的官方渠道取得與企業的有效聯系。

而10月30日深圳市消委會發布的第三季度消費者投訴情況顯示,來自于共享單車的投訴激增,其中小鳴單車的相關投訴將近6000宗,最高峰時期每日超過400宗。

目前,廣東省消委會和深圳市消委會都約談了小鳴單車,督促其盡快妥善解決消費者需求。

聲音

押金監管勢在必行

用戶可抱團維權

多名業內專家指出,共享單車“洗牌潮”已經來臨,對押金的監管勢在必行。共享單車的模式屬于一對多模式,押金總量已形成一定規模的資金池,這讓共享單車企業具有金融屬性,因此需要第三方對其進行監管,才能使市場穩定運行。根據交通部門發布的指導意見,運營方應當對押金設立專款賬戶進行管理,與企業自有資金嚴格隔離,專戶資金也不得挪作他用。

“對于目前無法退還押金的用戶,首先可與運營方協商解決;協商不成,可向運營方注冊地的消費者協會舉報,請求消協介入;若仍無法解決,可通過訴訟或仲裁的方式向運營方主張權益。”湖南天地人律師事務所瞿蓉蓉律師表示,鑒于每個用戶的押金數額不大,且《用戶協議》中一般約定訴訟或仲裁的管轄地均為運營方所在地,一般用戶尤其是外地用戶單獨維權成本與單個用戶的押金數額明顯不匹配,建議用戶可通過共同委托代理人的方式抱團維權。

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
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
排列五20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