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社會>社會與法 > 正文

寶輪男孩被拐河南 26年后含淚再見親爹娘

2017-11-03 10:27:52 來源:廣元新聞
分享到:

 

原亞嶺和家人在《等著我》節目中相認視頻截圖

    原亞嶺是不幸的,二十多年前被人從廣元拐至河南。原亞嶺又是幸運的,在央視《等著我》欄目的幫助下,他最終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廣元家人。
    在央視最近一期的《等著我》欄目中,尋找家人的河南28歲男子原亞嶺感動了不少觀眾。可在等候錄制的過程中緊張得不停地深呼吸、喝水、捶腿,甚至導演的勸慰都緩解不了他緊張的情緒。他告訴導演,“來到《等著我》是他人生中做的最勇敢的決定。”
    一次偶然從一張紙條上得知身世
    原亞嶺現居住在河南新鄉,已成家立業,還有了三個可愛的孩子。原亞嶺小時候曾有過一段無憂無慮的日子,放學后幫父母做家務,村里人都夸他是個懂事乖巧的孩子,可這一切就在一次偶然中發生了改變。
    “那天為了買雪糕,我就在家里的柜子里翻零錢,無意間看到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三子抱養協議,7000元’等內容。”談起自己的身世,原亞嶺有些傷感地說,從那時起才知道為何和其他小朋友鬧矛盾時,總有人說他不是父母親生的。之后,他從姨媽那里證實到,他其實不是現在的父母所親生,而是從一堆孩子里挑出來抱養的。
    心結嚴重從乖孩子變成“一事無成”
    “知道不是父母親生的后,我開始變得自暴自棄,性格也越來越內向,也在心里無數次勾勒過遠方的父母、遠方的家。”原亞嶺說,上了初中后,由于沉迷游戲,他的成績也越來越差,心里包袱也越來越重,因為無論他做什么事,心里總會想起他不是這個家的孩子。
    初中畢業后,原亞嶺被介紹去了堂姐的公司做業務員,可是由于靦腆和內向,沒做多久就離開了。后來,原亞嶺結婚了,有了三個孩子,但總是郁郁寡歡,對生活也感到迷茫無助。“感覺自己一事無成,沒有做好一個父親該做的。”原亞嶺說,“二十年,從來沒有主動和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身世,一直在一個人承受一個人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不敢面對現實,一直在逃避。”
    遭遇人販接姐姐回家被男子帶走
    原亞嶺知道自己應該振作起來,偶然的機會在網上認識了“打拐媽媽”李靜芝,他便下定決心要找到自己的家。原亞嶺和李靜芝還到公安局進行過基因比對,雖二人并沒有比對成功,但是李靜芝還是一直鼓勵他。后來,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在央視《等著我》欄目報了名。
    今年9月份,當《等著我》欄目組給原亞嶺打來電話時,他還在湖北打工。節目中,當希望之門打開,原亞嶺看到親生父母和姐姐走出來的一剎那,他哭了。
    據姐姐講述,他們一家住在廣元市利州區寶輪鎮,弟弟原名叫凌悄悄,父親是一個盲人按摩師,母親擺攤做點小生意。弟弟失蹤時只有兩歲多。“有一天,我上幼兒園回家,母親說弟弟可能去門口迎我放學了。但是我沒看到弟弟,家人出門找尋無果,才意識到弟弟可能丟了,于是報了案。后來在鄰居那里得知,當天看到一個高個子男子抱著悄悄在玩,鄰居以為是我家親戚就沒理會,直到悄悄找不到了我們才意識到可能落入人販子手中了。”
    堅定信念分開26年終與家人團聚
    利州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民警丁于斐參與了凌悄悄尋找親生父母的全過程。她說,悄悄1991年走失后,他的父母一直沒放棄尋找,只要手里掙了點錢就出門尋找。今年4月份時,接到央視的消息,說在基因庫里有一個男孩的基因和利州區寶輪鎮凌水云、馬潤華夫婦的基因相似,為了再次比對,又重新采集了夫婦倆的血液進行比對,最終比對成功。
    在節目現場,找到兒子后,父親一直拉著他的手。原亞嶺說,從現在起,要好好做一個合格的父親,做一個合格的兒子,做一個合格的丈夫。
    記者了解到,和家人相認后,原亞嶺還回過老家一趟。

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
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
排列五200开奖